中国文化传媒网 郭志清/文 霍飞飞/图

图片 1

(原标题:守望半世纪 “复活”木偶戏 非遗传人陈绍初坚持表演五十年)

图片 2

22日,全国网络媒体采访团走进山西省孝义市皮影木偶剧团,了解皮影木偶的制作流程。
阴豪 摄

图片 3

7月5日,山西省广灵县八角地木偶戏剧团演员在壶泉二中心幼儿园为孩子们表演木偶戏、展示木偶操作方法。

吕梁5月22日电
22日,全国网络媒体采访团走进山西省吕梁孝义市皮影木偶剧团,了解皮影木偶的制作流程。在观看现场表演后,网媒记者、编辑评价“太神奇了”“木偶做得很精致”。同时,这项国家级非遗项目的传承受到媒体关注。

陈绍初亲自传授木偶的托举和操控技巧。

图片 4

图片 5在观看现场表演后,网媒记者、编辑评价“太神奇了”“木偶做得很精致”。同时,这项国家级非遗项目的传承受到媒体关注。
阴豪 摄

大洋网讯
“锵—锵—锵锵!”一阵响亮的锣鼓声开场后,憨态可掬的“猪八戒”歪晃踱步,连翻筋斗的“孙悟空”随即做出“俺老孙来也”的经典扮相。台下看热闹的小朋友把脖子仰得老高,看得目不转睛,这是大朗巷头木偶戏团日前正在校园表演经典剧目《三打白骨精》的一幕,曾遭受冷落的传统木偶戏一举圈了不少“嫩粉”。幕布后,卖力托举操控木偶的演员中,有一位年逾古稀,却依然唱腔遒劲、十指灵动的木偶“戏匠”——陈绍初,他既是该剧团团长也是东莞唯一的木偶戏非遗传人,从18岁拜师学艺开始,如今与木偶戏结缘已超过半个世纪,为节省成本他亲手自制木偶,动员家人与员工入伙,甚至于戏中融入乡音乡调以接地气,或用普通话作为表演语言排演现代木偶剧,努力让传统木偶戏在传承中“复活”。

7月5日,山西省广灵县八角地木偶戏剧团演员在壶泉二中心幼儿园为孩子们表演木偶戏、展示木偶操作方法。

据记载,孝义的木偶戏于宋代传入,有上千年的历史,是北方地区具有浓郁乡土风情的传统戏曲剧种之一。皮影、木偶戏是由演员在幕后操纵各式各样的皮制道具,通过灯光投影到白色幕布上,并配之以乐器,伴之以唱腔、道白等,使观众听到和看到有声有色的各种戏剧故事。

初挑大梁

图片 6

孝义的皮影木偶制作精美、操作传神逼真、表演手段独特。剧团白天上演木偶戏,晚上上演皮影戏,民间称其为“白昼木偶作怪,夜晚牛皮成精”。当天,随着“锵锵锵”的戏曲乐声,木偶美猴王孙悟空出场亮相,一段流畅的金箍棒表演引得台下阵阵掌声。

苦学粤剧四年只为更专业

7月5日,山西省广灵县八角地木偶戏剧团演员在壶泉二中心幼儿园为孩子们表演木偶戏、展示木偶操作方法。

图片 7孝义的皮影木偶制作精美、操作传神逼真、表演手段独特。
阴豪 摄

曾经走街串巷的传统木偶戏,一度为老百姓单调的业余生活送去欢乐。只要锣鼓一响便人头涌动,群众里三层外三层地将小小的木偶戏台围个水泄不通,当时的大朗亦不例外。木偶戏艺人仿佛有三头六臂,跟着锣钹唱着粤剧,还手脚并用将木偶舞弄得令人眼花缭乱,恍若被赋予了生命,叫人目不暇接。小时候的陈绍初,坐在父亲肩膀上常常看得如痴如醉。

小小木偶舞动四肢,掀起一幕幕的戏剧高潮;木偶后面一双双灵活的手,伴随着音乐的节奏,将一个个“小人”舞“活”……7月5日,山西省八角地村木偶戏剧团演员走进广灵县壶泉二中心幼儿园,为孩子们表演省级非遗广灵木偶戏,并展示木偶操作方法,让孩子们近距离感受传统艺术的魅力。

2006年,孝义木偶戏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早年间,孝义木偶戏仅流传在山西省吕梁孝义市及周边市县,后经当地政府支持,近年逐渐走出山西,远赴香港、台湾及海外多国交流演出。

“当时觉得木偶戏很好看。”陈绍初如是回忆,从小喜欢表演的他后来终于有机会进入巷头村的一个木偶剧戏班,跟着陈焕桃、陈昔钦等老师傅开始学习表演木偶戏,第一次拿起木偶亲自“耍一耍”,感觉特别过瘾。

广灵八角地木偶戏,以木偶为媒介,古时又被叫做傀儡戏,起源于唐代初年的广灵县八角地村,形成于唐太宗年间。特点为表演灵活、幽默风趣,不受剧种和舞台限制。近年来,广灵县整理相关资料,给予大力扶持,在组织广灵八角地木偶戏进校园、进景区的同时,将其作为当地旅游节的重头戏,利用文旅融合传承发展该项非遗项目。

图片 82006年,孝义木偶戏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阴豪 摄

但这种新鲜感很快就过去了,因为每一个木偶都重达10斤。在布袋木偶和提线木偶等三大品种中,巷头社区的木偶戏属于杖头木偶,表演之前得用一人多高的幕布将戏台遮盖得严严实实,表演者就躲在幕布背后单手托举木偶,另一手则牵动木偶身上的提线控制动作。单是托举一场下来,便会累得手臂都抬不起来。而且一个演员还要分饰多角,刚开始排练或者表演下来往往疲惫不堪,“记得刚开始时,经常是胳臂痛得晚上都睡不着觉。”陈绍初说。

为了更好地传承此项非物质文化遗产,孝义市皮影木偶剧团主动融入社会,增添了许多现代化元素。孝义市民间艺术研究院院长刘晋朝介绍,剧团演出人员会进到校园表演,并通过现场互动环节和手工制作环节,激发学生兴趣,“古老的东西已经不适合现代人的审美观了,所以我们对木偶形象、演出内容进行改良,然后在节日期间进到景区等地方去演出,现在来看,效果还是不错的”。

做配角的那会儿,他托举的戏份特别重,倒也慢慢练就了一手好功夫,不再害怕力气活了。然而,一个厉害的木偶演员,则需做到“人偶合一”,以使木偶举手投足灵活自如、流畅自然,要想获得观众喝彩除了“耍宝”以外,还要有过硬唱腔。加之大朗木偶沿袭了粤剧表演手法,因此成为专业的木偶戏演员门槛一点儿也不低。20岁那年,他有幸跟随粤剧名师陈汝盆学习粤剧唱腔长达四年,并能娴熟地根据生旦净丑不同角色唱出、说出不同腔调,才逐渐成为剧团里挑大梁的演员。

图片 9为了更好地传承此项非物质文化遗产,孝义市皮影木偶剧团主动融入社会,增添了许多现代化元素。图为皮影雕刻室。
范丽芳 摄

兴衰沉浮

“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刘晋朝说,当地政府已经关注这项工作,并通过“传帮带”、开班皮影戏学习班等方式吸引更多爱好者。此外,当地官方还建立了“非遗”宣传普及机制,成立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园,同时,组织专家、学者成立小组建立传承人认定体系。

被迫离开舞台却从未放弃

实际上巷头木偶戏剧团成立于20世纪初,由当时巷头村民陈容满一手创办,并成为大朗当地的一个老牌剧团。新中国成立后木偶剧团进一步专业化,也曾排演出《三打白骨精》《哪吒闹海》等脍炙人口的传统剧目,剧团曾到各地巡演,一时人气高涨。

年纪轻轻、担纲主演的陈绍初总爱琢磨一些表演技巧,丰富表演层次。比如《三打白骨精》这场木偶戏,孙悟空和猪八戒动作最多,而戏目好看与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几个主要角色演得好不好。

陈绍初说演好猪八戒尤其重要,“猪八戒好色,看到美女来我就提一下线,动一下它的下巴,手再往上抚一下下巴,好像是口水掉了一地的样子。”同时猪八戒还好吃,听到哪里有吃的就马上要去,“我就提线转动它的头,好像在找香味是从什么地方传来的”。每次这样滑稽表演总能引来观众哄堂大笑。

木偶戏团的命运也与时代脉搏紧密相连,由于种种原因传统文化发展一度受阻,木偶戏也不例外。然而度过了那段艰难时光,巷头木偶剧团在20世纪70年代后期,又不得不再次停办,因表演收入微薄难以养家活口,不少团员放弃了这份演艺事业,转谋其他生路。

走下舞台,陈绍初怅然若失,他的生活仿佛一下子失去重心。尽管如此他却并未放弃木偶戏,而是与几名团员一起偶尔开开“私伙局”,唱唱粤剧,练习唱做念打,通过这一自娱自乐的方式,以保证表演功夫不褪色。

特殊传承

家人齐上阵剧团再红火

几经分分合合,业余戏班便以这种松散的形式“顽强”存在。但是,电视的迅速兴起以及娱乐方式的多元化,让木偶戏的观众锐减。渐渐地,演绎木偶戏的演员越来越少,有几位老师傅见陈绍初依然坚守这一领域,索性将表演技艺倾囊相授,连木偶制作也毫无保留,耳聪目慧的他很快学会自制木偶。

不过,随着东莞镇村经济渐趋殷实,人们对文化的热情与重视也水涨船高,这为木偶戏带来了机遇。村里人认为有必要把中断多年的巷头木偶剧团重新办起来。2006年,在巷头村委会的支持下,大朗巷头木偶剧团正式成立,村里投入60多万元购置了一批道具、器材,陈绍初走马上任担当团长兼教练,并向社区招募成员。

为了让木偶戏“复活”,也为了节省开支,陈绍初不得不动员家人“入伙”。几乎每一场演出,除了自己亮相,还总能看见他的儿子、女儿和妻子的身影。“一开始,孩子很不理解我,常问我‘没有钱赚,为什么还要去演?’”他说现在家人终于明白,只要用心去经营总会遇到转机的。现在一有演出,儿子负责舞台电脑、灯光、音响,女儿负责字幕,妻子则负责后勤,如果人手不够,妻子还要作为“后备队员”上台举木偶演出。

2008年,木偶剧创作演出基地正式成立,36人的巷头木偶剧团班底也逐渐固定,这些演员中有的是家庭主妇,有的是个体劳动者,还有的是在企业、单位上班的普通员工。但是只要一上场,一个个形象逼真、制作精良的木偶,在他们熟练操控之下便有了“生命”,成为舞台上的特殊“活演员”。

创新敢为

让传统木偶接“地气”

“时代在变迁,木偶戏也应该跟着变。”这是陈绍初悟出的道理。从过去紧密结合粤剧表演到现在大胆增删、调整节奏,甚至于木偶戏中融入大朗的乡音乡调,尽量做到易听易懂易记,更加接“地气”。

他带着戏班走家过户表演,给村民送去身边的好戏,还时常深入校园义务演出,让小朋友从小就接触木偶戏这一艺术形式。木偶戏的内容多取自历史演义、公案小说、民间传奇或是神话故事,可以在孩子们心中播下正义和艺术的种子。

近年来,木偶戏被列为东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后,巷头木偶剧团再一次“不拘一格”,排演了以普通话为表演语言的三个现代木偶剧,包括《东仔劝赌》《东仔还金》和《梦溢书香》,因通俗易懂演出频频爆场。这让之前担心观众接受不了的他颇为兴奋,“只要敢想敢做,总会有惊喜!”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陈绍初为木偶戏倾注大半生心血,也曾代表东莞参与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专场演出。他的坚守与执着,终于让这一传统艺术重新焕发生机。

让“更多人爱看木偶戏,更多年轻人来学木偶戏”也成了他的最大心愿。

文/图广报记者 马骏 通讯员 叶惠涛